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文章>在微信中睡去,在微信中醒来

在微信中睡去,在微信中醒来

2020-06-26 16:22:30 作者:微信群发布 来源:微信群发布-iqzg.com
253人浏览

摘自《财富赢家必修课》,蒋光祥、魏敏 著 ,四川人民出版社,各大电商平台及新华书店有售

2019年2月16日,教育部公布了一个令家长偷着乐的消息,明确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群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以往那种老师在微信群群里面甩一句话就不管的潇洒可能不复,弥漫在中小学周边的学校减负、社会增负,教师减负、家长增负的“电子煎熬”有望减轻。不过,有趣的是,欧美成熟国度与我们对比,教师在教学中却很鲜见使用微信群这样的社交程序,据称原因主要有三个:不会用,不想用,不敢用。不会用可以学,不想用这一点中外老师估计都有同感。因为但凡神智正常的教师,本意并不想在课外的私人时间使用社交软件。微信群跟学生联系、辅导功课或者发布消息,究竟算不算工作时间?让学生一天24小时随时都能找到自己提问,实在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而不敢用是因为使用社交软件,欧美教师认为其触碰性骚扰等法律红线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大部分人自然就不敢用了。

当然,这只是微信群对我们生活影响的冰山一角。有数据显示微信群月活用户在2018年上半年就已经超过了10亿,而工信部同期统计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总数不过13.2亿。这意味着,除了极少数人,大部分人无法逃离或者敢于轻视微信群构建起来的虚拟世界。

原本是用来填补碎片时间的工具,不过时间好像因此越来越碎,同时也因此而过度社交,乃至社交强迫。连“微信群之父”张小龙自己就在数年前表示很难无忧虑地在公开场合发声,建议用户适当地使用微信群,因为担心用户在微信群里面花的时间太多了,几乎是上瘾状态,他认为“真正好的产品,应该是用完即走”。然而微信群的发展估计也已经超出他与微信群大全本身的控制与预料。

生性内向、有人际交往洁癖的人在微信群出现之前,可能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而大部分人即便不算狼狈,也多在微信群中“疲于奔命”。在微信群中醒来,在微信群中睡去,在微信群中挤地铁上班,在微信群中工作,在微信群中挤地铁下班,在微信群中度过白天,在微信群中度过夜晚。过个年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大批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微信群好友群发拜年信息,上一次对话记录还是去年的拜年信息,仿佛彼此存在的意义就是年三十这一声问候,提醒春节到了,可惜还是群发,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或者也没了这个心思。“越微信群,越疏远”,这寓意着社交的过度或者浪费,挤占了运动时间与影响生理健康的同时,往往也给心理平添几分“惊涛骇浪”。这里面既有时代大背景,也充满个人小情绪。

身边到底有多少微信群工作群的答案可能令不少人黯然神伤,虽然设置不提醒,但是不点开群消息的小红点又不心安。每个人却又身不由己出入其中,扮演各种角色,人设鲜明或者模糊。有时是积极分子,有时是潜水默客,说着各种场面话或是豁出去的真心话。看阿谀奉承看到想吐,与人吐槽却又时刻担心被截屏。朝九晚五被无限延长,有一种始终身处办公室政治的心乱如麻感。虽然没有早期建群集资后,群发拼手速拼网速的红包“轮盘赌”那么夸张,但几分钱额度横行的微信群红包已成公害;朋友圈已经不是对对方设置“三天可见”的“义愤填膺”,虽然据张小龙说超一亿人设置了三天可见。这不是发不发,看不看,赞不赞的“大是大非”问题,而是大家几乎都对此漠然了。至于公众号,曾经批量制造自媒体富豪的同时,也因“洗稿”“标题党”等复制文本的泛滥,经常看文章看到添堵,已收藏未阅读内容越来越多,实体书却越来越少翻。更有微信群社交成瘾者利用信息无成本进行消费让渡,“转发”不仅没有促进价值认同,反而使朋友圈充满着大量无聊、无用和重复的信息。

与国内社交媒体成瘾一样,国外社交媒体成瘾,同样在Facebook中体现。但差别在于Facebook已于数年前上市,作为“互联网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其上市同期估值远超全球银行业最大规模 IPO——中国工商银行 220 亿美元的估值,这不禁令人对其百余倍的市盈率充满担忧,目前倒是不出意外的跌到了仅十余倍。国内的社交平台除了早在 2011 年 5 月登陆纳斯达克的世纪佳缘,后期人人网,陌陌也在相关软件盛行时趁热打铁赴美上市,只是前者已经被人遗忘,后者上市后股价持续低迷,一直处于破发的尴尬境地。市场表现的背后深层原因是不同社交网站的服务趋于同质化,甚至有不少后来者意欲通过平台用户资料造假来做欺骗客户的一锤子买卖。好在社交平台虽然口碑毁誉参半,但起步较晚的社交电商发展却十分迅速。据《2018 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预计突破万亿元。聚划算、拼购等模式让电商从传统的“物以类聚”逐渐走向了“人以群分”,将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元素结合,利用社交关系和个人影响力,推动消费者产生购买行为。

如同对最新微信群7.0版本的褒贬不一一样,改变了人们生活方式也好,“天下苦微信群已久”也罢,微信群发展迄今,显然应该考虑的不止是盈利,而是社会责任感。而用户社交技术虽然一骑绝尘的现代化,但理念没有升级,能力原地踏步,甚至忘记初心,这是一种脱节。用户可以在微信群中睡去,但更需要在微信群中醒来。

Tags:
相关阅读
热搜内容